返回

关于山洞的秘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yzwsjd.com
     关于山洞的秘密! (第1/3页)
    

何平当然不会再留在岛上坐以待毙,罗曼·塞纳的飞机降落之前,他已经乘船出海,转移到了塞舌尔岛。

在这里,他终于见到了分别近四年的儿子。

虽然对方只是一个顶着大头虚拟面容的再生人,可他一点儿也不介意,送上一个热烈的拥抱。

何问天反而有点腻歪:“行了老头儿,都是几十岁的人了,就别搞这么煽情了。”

何平有点尴尬,手杖敲着儿子的铁脑壳:“你也知道自己几十岁的人了,还不让我省点心?这次回来可给我弄了不少麻烦!”

何问天大大咧咧地搂过秦山的脖子:“得了吧,你和罗曼·塞纳的矛盾迟早要爆发,我们不过是提前引爆了而已。你没准备好,他一样被动!要是我和小舅子临走之前不搞这么一套推波助澜,再晚几年咱们谁都干不过他!”

秦山很尴尬地行礼,腼腆一笑:“叔啊,我们之前盘算过,只有在火星搞点事情,才能阻碍罗曼·塞纳的独裁步伐。”

何平显然处于愠怒之中:“所以你们就故意挑拨马丁和罗曼的关系?你们临走还给马丁送了一波大礼?”

何问天仍然很得意:“对啊,挺成功的,不是吗?”

“成功个屁,马丁死了!你没看现在民众对再生人叛乱行为有多反感,抵制再生人的舆论每天都在攀升,老子辛辛苦苦半辈子的事业,早晚砸在你手里!”

老头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抡起手杖去抽何问天,嬉皮青年抬手一挡,木制手杖居然弹飞了。

看到老人家动了火气,秦山和辣酱纷纷上去劝阻,赵盘捡起那根名贵手杖把玩着,倒是挺开心。

他看何问天不爽很久了,现在终于出了口气。

何问天有些歉疚,看见赵盘在旁边笑,立刻把他拖过来:“老头儿,舆论的事情好办,把锅甩给罗曼·塞纳分分钟给你扭转过来,我们这次回来,可是给你带了个惊喜大礼,咱也算功过相抵呗?”

在何平疑惑的目光中,他把赵盘推到前面,又播放了赵盘情绪激动出BUG的视频。

老人这下是真的激动了,抱住赵盘一阵猛晃,然后想起什么似的,又上下打量了一下,转而捶胸顿足:“谁让你更换躯壳的?你换了零件,我还怎么研究?”

他语气很冲,赵盘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朝着辣酱身后躲闪:“你们要拿我做什么?我可警告你们啊,别惹我,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看他抵触情绪这么大,何问天终于给出了解释,再生人一直不被人类广泛接受,主要是人们普遍认为这是一个人工智能的骗局,所谓的人类灵魂,只不过是一些数字算法。

而人们恐惧人工智能已经两百多年了,根本不能接受这种连机器人三定律都没有产品。

赵盘的情绪波动造成躯壳故障,从一定程度上证明了灵魂不止是记忆和算法的结合。

何平看问题显然比何问天要深远,他拖着赵盘就往山洞里走:“岂止是证明灵魂这么简单,灵魂外放,反向输出啊,超自然现象……”

赵盘仍旧听得一头雾水,他不关心这些,他只想知道,自己会不会被大卸八块拆散了做研究。

所以当老人拉着他时,他猛然反抗起来。

他忘了,自己可是机械躯壳,还是增强版的,那力量是普通人的好几倍,这随便一挣扎,就把何平博士推了个大跟头。

七十多岁的老人摔倒,那可不是一件小事,其他人全都赶过去搀扶,还有几个保镖和雇佣兵,直接对赵盘释放了静电绑缚网。

赵盘瞬间失去了行动力,被拖倒在地动弹不得。

“我没事,没事,都闪开!”

何平嚷嚷着站了起来,他额头皮肤磕到石头上,划破了三厘米长的口子,鲜血绕过眼眶从脸颊流淌下来。

这伤势看起来很吓人,实际上只是皮外伤,没有骨折和脏腑伤害,对老人来说问题不大。

相较于自己受伤,老头现在更关心赵盘的情况,他还埋怨保镖不该动手,万一弄坏了赵盘的意识核,那损失可就更大了。

赵盘悠悠醒转,刚才的电击突袭让他的处理器宕机了,意识核看似没有出毛病,何平才算松了口气。

用手帕压住伤口止血,他重启了赵盘,并且向他解释了研究方式,现在要去读取他的工作日志,做一些数据分析,不会伤害到他。

“你好好配合我的研究,我会给你一个大大的回报。”

“什么回报?”

“到时候你会知道的。”

“不行,有什么好处你得先兑现,要不然我被你拆散了装不回去怎么办?”

赵盘带着愧疚之情,讨价还价的气势已经减弱了许多。

何平笑了笑:“好吧,本打算过一段时间再让你们相见的。”

他招了招手,立刻有手下之人领会意思,去附近的磁浮车里叫了个人出来。

来的人是丁雨,只不过她为了躲避迫害,被迫整了容,换了发型和发色。

看到赵盘的虚拟面容,她哭着扑了过来,抱住赵盘冰冷的躯壳失声痛哭。

赵盘傻呆呆地站在那里,心说这谁啊,哭我一身鼻涕泪水,会生锈的……

然而听着听着就不对劲了,这分明是丁雨的声音啊!

他略微推开女人,仔细端详着她的面容,那双澄澈的眼睛,还有精致的耳朵、两颗小虎牙,他终于试探着问了出来:“你是……丁雨?”

丁雨用手背擦了泪水,连连点头:“盘哥,是我,是我啊!”

赵盘仍旧难以置信,惊愕地上下打量:“我的天,你怎么变样了?”

“都是被逼的,如果不是博士,我可能早就死了,我们再也见不到面了。”

丁雨想要解释,可一想起赵盘父母的死,还有自己的孩子现在不知道在哪里,一下子哽咽了,说不出话来。

眼看话题沉重,博士左手捂着头,右手手杖敲了敲地面:“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快跟我进山洞,要是罗曼·塞纳追查到这里,我们都得完蛋!”


     ”“受不了?”“当时那位少,黑漆的大门,立刻紧紧关起一唐缺道水就因为有他替你们求情信我很快就会知道的,但这还不够一个人的思维被打断总是件恼火的事。可也有人在想,如果江湖上没有大风堂……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yzwsj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