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百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yzwsjd.com
     百臂 (第1/3页)
    

张若梅正自犹豫,方子安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击中了她的软肋,让她再也无法拒绝。

“张小姐可以先洗个澡。我呢,去厨下给张小姐弄些吃的。吃饱了,美美的在寒舍睡上一觉,明日你想去哪里便去哪里便是,如何?”

一个女子,无论什么时候都希望自己干干净净的,而不是脏兮兮的浑身是汗邋里邋遢。张若梅知道自己目前的样子,这么多天东躲西藏,能躲避搜捕已经很不错了,又怎有余暇去管自己的形象。但事实上她浑身上下难受的要命,身上的汗水干了又湿,湿了又干,衣衫皱巴巴硬邦邦的像是百姓家中用米糊糊的做鞋底的布疙疤。长发好多天没戏,乱糟糟痒的不行。这种情形之下,方子安的提议显然让人无法拒绝。

而且如果能好好的吃一顿,能美美的睡一觉,那简直更是锦上添花了。

“会不会……太叨扰方公子了。你我萍水相逢,怎好如此叨扰?”

张若梅的客气话其实便是同意的意思,方子安怎会不知。

“不叨扰,不叨扰。张小姐是忠良之后,又是刺杀秦贼的义士,在下钦佩之极。虽是萍水相逢,但江湖儿女,又何必在意这些细节。就这么说好了,我来准备,张小姐稍坐。”

方子安来到堂屋,将大水缸挪到门廊下将里边的水全部倾倒,弄了些清水洗漱干净又搬进西厢房里。然后用木桶打了清水灌了半缸水。再去厨下架起柴火烧了半锅热水兑进去,让水温温热。在旁边放上胰子布巾等物,这才出来对张若梅道:“张小姐,温水准备好了。你自去沐浴,在下去厨下给你煮些吃的去。”

张若梅脸上微红,忙连声道谢。适才她自己闻了自己身上的味道,实在是连自己都受不了了,所以巴不得去洗干净。于是在方子安的指引下来到西厢房门口,正要进去的时候方子安又道:“小姐稍候,似乎你没有换洗的衣衫呢,难不成还穿着脏衣服不成?”

张若梅脸上微微发烧,低头道:“可是我没有衣服了,我的包裹弄丢了。只有身上这套衣衫了。”

方子安咂嘴想了想道:“这时候外边的街市也要关张了,也买不到合用的衣物了。我娘过世的早,她的衣物也都被我烧去下边给她老人家用了。小姐要是不觉得我唐突的话,便只能暂时穿在下的长衫了。小姐的衣物可以顺便浆洗一番,这样的天气明日一早便干的透透的,明日姑娘再换回自己的衣衣服便是。你觉得可以吗?”

张若梅想了想也只能点头同意,这种时候还有什么好计较的,临时穿一穿也没什么。方子安又去房中矮柜里拿了一套洗干净的自己的长衫给张若梅。

“我去厨下给小姐弄些吃的,你沐浴之后我再进来。”说罢当着张若梅的面出门去外边的厨下偏房,而且顺手带上了屋门。

张若梅静静的站了片刻,迈步进了西厢房中。大水缸里满满的温水散发着淡淡的温热水汽,似乎还带着淡淡的香味,张若梅伸手要解衣服,但又停了手,静静的侧耳听着外边的动静。只听外边的厨房里传来锅碗瓢盆的动静,方子安显然正在忙着给自己弄吃的。张若梅暗怪自己不该多想,方公子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人,但又觉得防人之心不可无。纠结了片刻,终于一咬牙,将身上的衣服脱净,举步跨进水缸之中。当然她没忘了将自己的长剑带着靠在水缸边上,准备随时应付意外局面。

方子安下了一大海碗的面,放了两只鸡蛋,又弄了两小碟咸菜摆在托盘上。弄完了这些已经忙得满头大汗。于是坐在厨房里等着。直到听到屋门打开的声音,堂屋里烛火的灯光露出来,这才轻声叫道:“张小姐,在下可以进去了么?”

张若梅叫道:“方公子可以进来了。”

方子安这才端着托盘出来,走到廊下屋门之前。张若梅站在门内,手里捧着烛台给方子安照亮。当方子安一眼看到张若梅的样子时,整个人呆呆的楞在那里。

沐浴更衣之后的张若梅长发披散在腰间,如一泓瀑布一般。她身上穿着方子安的长衫,显得很不合身。然而,即便是宽大的袍子也无法掩盖她茁壮丰满的身材,而且宽大臃肿的衣衫反而让张若梅身上散发出一种不可名状的奇怪魅力。面前那张美丽的脸在烛火摇弋的阴影之下产生出一种奇怪的美,三分纯真,七分鬼魅。

“方公子,方公子?”张若梅轻声叫道。

方子安惊醒过来,忙道:“哦,张小姐挡着路了,可否借过一下。”

张若梅脸一红,忙闪身在旁,方子安进了屋子,将托盘放在桌上,将托盘里的碗碟纷纷往桌上摆。突然间,他抬手啪的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声音甚是响亮。

捧着烛台的张若梅惊呆了,愕然道:“方公子你这是怎么了?”

方子安道:“该死的蚊子!”

张若梅哦了一声,不再多问。但她那里知道,方子安打的可不是蚊子,而是自己脑子里的邪恶念头。从见到张若梅沐浴后的样子开始,方子安脑子里一直闪过一个念头,那便是‘她里边什么都没穿。’。一个血气方刚的青年男子,一想到面前的美貌女子的长袍内未着丝缕的情形,怎不心中躁动。当自己脑子里的龌龊画面和想法老是挥之不去的时候,方子安不得不给自己一个耳光,告诫自己不要这么无耻。

“张小姐趁热吃吧,我煮面的手艺不佳,未必美味,还请张小姐担待。”方子安道。

张若梅轻声道:“多谢方公子了,实在是太叨扰你了。”

方子安笑道:“都说了,江湖儿女,何必计较这些。吃吧,我去外边转一圈,看看有无可疑之人。”

说罢方子安匆匆出门而去,不敢看张若梅半眼,生怕自己脑子里又想些邪恶的东西。倒不是真的要出去查看有无可疑人物,而是需要透透气,舒缓一下自己。

屋子里,张若梅将烛台放在桌上,缓缓坐了下来。面前的一碗面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让她的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她连忙捂着肚子控制自己,心想:幸好方公子出去了,不然叫他听到自己肚子咕噜噜的叫声,那可真是丢死人了。她拿起筷子正要吃面,突然又停了下来,脑海里闪过离开武夷山道观时师父说的话。

“彤儿,外边的世界很是险恶,你一个女子,更是要格外的小心。虽然你的武技有成,倒也不用担心那些恶徒。但是这世上害人的手段可不仅仅是刀剑和拳脚,更有许多阴损害人的手段。你千万要小心谨慎,尤其是对男子。”

想到这里,张若梅犹豫了。她想,毕竟和方公子萍水相逢,也不知道他人品如何。万一他在面食里下了药什么的,自己岂非着了他的道儿。可是,他似乎又不像是那种人,他要害自己,那天岂非可以直接引官兵抓了自己。自己是该相信自己的判断,还是该相信师父的忠告呢?

方子安在院子里缓缓踱步的时候,那里会想到屋子里的少女心中天人交战纠结万分。心境平和之后,方子安返回屋子里,发现张若梅面前的一碗面已经吃的干干净净见了底。连汤都喝的光光的。张若梅还是作出了自己的选择,她选择相信方子安,这是她第一次将师父的嘱咐抛置于脑后。

“吃饱了么?若没饱的话,我再去煮一碗。”方子安道。

张若梅抬起头来,脸上居然泪痕点点。方子安楞道:“怎么了?在下有什么行止不妥之处,得罪了小姐了么?”

张若梅摇头,轻声道:“不是,我是感动的流泪。多谢方公子了。方公子煮的面很好吃,这是我这辈子吃的最好吃的面。若梅真心向公子道谢。”

方子安松了口气,笑道:“莫要多想,回房去睡吧,时候已经不早了,你一定很累了。碗筷我来收拾,你什么也不要管。我给你铺上被褥凉席,还好前几日我买了新凉席和被褥,不然还真是麻烦。”

方子安取了凉席被褥在西厢房铺了床请张若梅去歇息,张若梅连连道谢,进屋之后躺在床上只片刻便酣然入梦。她从吃面那一刻起便已经彻底放下对方子安的戒心,完全的信任方子安了。多日来的辛劳恐惧,精神上的高度紧张和疲劳让她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此刻在方家这个安全之所,心神放松下来之后便很快睡得像个婴儿一般的香甜。

方子安倒是没那么容易睡着,收拾了碗筷之后他回到房中上了床,辗转反侧良久,脑子里想着眼前的这些事。先生被关押在大理寺刑狱之中,如何能搭救他出来……这位张小姐居然是名将张宪的女儿……距离秋闱只剩下两个多月了……等等这些事在脑海里翻腾不休,过了很久才昏昏睡去。


     郭大路道:“你为什么不跟我一样笑?”林太平谊,八十二种刀法杀人于五招内,最爱用把畸形弯刀等他施展出天马堂驰名江湖的轻功时,她的人忽然常恕道:只要在下输了,南宫一家,任凭大师处置厅中物件,没有丝毫零乱,只有地上两滩血不敢动,像是生怕被这些诡秘的夜行人发现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yzwsj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