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睡去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yzwsjd.com
     睡去 (第1/3页)
    

曲珍道:“因为你妈妈救过我的命。”说罢便起身匆匆离开。

待曲珍走后,达拉和靳言又在甜茶馆坐了一阵,达拉将地图达拉打开看了又看,然后问靳言:“你觉得行么?”

靳言想了想,道:“去看看。”

达拉微微点头。

两人将事情安排的差不多后,决定还是给穆海打了个电话。穆海得知这个消息,最终决定三人一道前往。

根据曲珍提供的地址,三人来到拉萨郊区150公里左右的一个小村子,映着暮色,小村子显得一片萧条,整个村子静悄悄的,街上看不到一个人,一栋栋的小楼,各个都门庭紧闭,看上去异常诡异。

三人找到了地图上标识的那栋房子,躲在附近观察了一阵,映着屋内的灯火,似乎能看到屋里人头攒头,像是有不少人,几人不敢轻举妄动。

他们轻手轻脚摸到屋子窗下,靳言偷偷漏出半个脑袋向内张望了一阵,蹲下来向两人比了一个“嘘”的手势,点点头说:“是这,”又悄声用口型说:“杜永昇也在里面。”

两人惊讶地瞪大眼睛看他,靳言则回以一个肯定的点头。于是三人都轻手轻脚向上冒出半个头去,想看看目前的情况再做打算。

只见屋内大概站着十几个个人,仅仅从目测就能看出,这些人分为两派,为首的两人分别是杜永昇和穆国成。但此时显然杜永昇处于劣势,正在被两人挟制着,其他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早料到,你会有此一举!”穆国成居高临下,鄙夷地看着杜永昇,双手背在身后,在他前面来回踱着步子,“你就不能好好跟老多杰学学,什么叫做安分守己!人,要学会做自己该做的事。”

穆海在窗外将拳头攥的咯咯做响。

杜永昇冷笑道:“他是老糊涂了,才会对你惟命是从!”他使劲抬着头,眼神透着凶狠,“我可不是他!我看你也是老糊涂了。现在的局势是什么情况你看不清吗?”他向穆国成身后递了个眼神。

形势急转,原本唯唯诺诺,低头站在穆国成身后的青衣女子,突然倒戈,瞬间质住了穆国成,立刻又有两人上来帮忙,一把将穆国成按在椅子上。

穆国成反身挣扎了一下,开口骂道:“你……”可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只见一把雪亮的匕首,不偏不倚顶在穆国成颈上。

趁着慌乱,杜永昇挣脱了挟制,“别动!我劝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此话一出,用刀顶着穆国成的人,紧了紧手里的动作,屋内瞬间静止了,没人敢再向前一步。

杜永昇似乎对这个情况极为满意,嘴角带着笑意,走到穆国成面前,直直盯着他,“醒醒吧!你那套老古董早就过时了,”他微微摇摇头,“看看你这岁数,你这身体,早该退休了,我劝你还是早点面对现实吧。”

到底姜还是老的辣,穆国成虽被挟制,但却丝毫没有退让,他同样盯着杜永昇道:“你懂个屁!你才入教几年,就想取代我?你还太嫩了点。”

“是吗?”杜永昇嘴角带着寒冷的笑意,此话一出,屋内瞬间又有两人倒戈,纷纷退到杜永昇身后。

穆国成极不可思议地看着那几个倒戈的人,气的浑身都有些微微颤抖,他气急败坏瞪着那几人道:“你们!”

那几个人都沉默着纷纷向后退了两步,低头不去看他。

穆国成冷笑道:“哼!好啊,我就离开了这么一阵,你们就纷纷投靠了他!”他咬着后槽牙点点头,“你们别后悔!”

杜永昇立刻打断了他,“笑话!继续跟着你才后悔。就你那套下三滥、不要脸的老套路,哼! 强买强卖、逼良为娼,多少好好的女孩,都被你们强行买回来、抢回来、偷回来给你们做明妃。缺不缺德,你就不怕遭报应,像古格当年那样吗?”

“古格当年哪样?”达拉还来不及细想,又见杜永昇缓缓蹲下身子与穆国成平视,讽刺道:“哦对了,我还想问问,你的明妃呢?”说完便发出一阵大笑。

穆国成怒不可遏地瞪着他,气的浑身颤抖,半晌说不出一个字来。

与此同时,窗外的穆海也气的浑身颤抖,他实在难以接受,眼前这个他虽然叫做三叔,却一直把他当作父亲来看的人竟然是如此龌蹉。

杜永昇在穆国成愤怒的眼神中,搂过刚才那个倒戈的青衣女子,那女孩顺从的依偎在他的怀里,他笑道:“我的明妃怎么样?对了,你现在的年纪,还能双修么?哈哈哈。”

达拉不知怎么的,觉得眼前这个青衣女孩似乎有些眼熟。

只听靳言在身边骂道:“这他妈就是邪教,怎么的?邪教争权啊。”他愤愤掏出手机给白羽发了个定位,让白羽赶紧带人来,最好给一锅端了,说不定还能立个功什么的。

三人继续躲在窗外又偷听了一阵,只听杜永昇厉声呵道:“把莲花宝盒交出来。”

穆国成愤愤扭头不屑看他,冷笑道:“别说我没有,就是我有,你会用么?”

杜永昇摇头,踱步到他身边,冷哼一声,“哼!你这是死鸭子嘴硬,你以为全世界的人都那么傻,被你玩的团团转吗?当年你为什么混到达安生身边?”他冰冷的看着穆国成,“千万别告诉我是为了伟大的学术研究。你不就是知道了达安生有那个宝盒吗?”

杜永昇直起身来,自顾自道:“我一开始也以为东西在你那女学生手里,还特意想方设法去接近她,直到那天我抓了唐芸让她拿宝盒来换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宝盒竟然一直都在你的手里,我还一直奇怪,宝盒既然在你的手里,为什么你一直不行动呢?原来是你不会用啊!哈哈哈哈!”杜永昇再一次讽刺的大笑起来。

达拉听到杜永昇说“故意接近”、“抓走唐芸”就气的想手刃杜永昇,她死死咬住后槽牙,扒着窗台的手指指节都微微泛白了。

穆国成似乎此时才有一丝明白,杜永昇是怎么确定宝盒在他手里了。他从背后狠狠盯着杜永昇。

杜永昇继续道:“你那女学生竟然傻到以为是我跟踪了她的父母,害了他们。却不知害死他父母的人竟然一直都在她身边,竟然是她的老师。”他惋惜的摇摇头,“可惜啊可惜,宝盒虽然一直在你手里,可是达安生却一直没告诉过你这宝盒怎么用,你拿着这么个宝贝,却还得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他一挑穆国成的下巴,道:“穆教授?难受吗?”

听到这里达拉几乎要站起来了,却被身旁的靳言轻轻拉住了手腕。达拉微微躬起的身体,这才缓缓又松了下来。

“啊,说起来还要谢谢你的好弟子。”杜永昇顺手将刚才其中一个倒戈的人向前拉了一步,“对你可真是忠心耿耿啊,我让他装个跟踪器,他用的竟还是你当年那款。”他斜眼看了那人一眼,“还真是恋旧啊。”

被拉出来的那人,一时都听不出这话的好赖,只能木木站在原地瑟瑟发抖。

穆国成闭了一下眼睛,心下终于知道了答案。达拉捡到达安生那块金怀表的时候他就很担心事情会暴露,但是总还抱着一丝侥幸,“以达拉跟达安生的关系,她不会发现那个跟踪器,就算发现了,也不会知道是谁放进去的,”可惜……

靳言盯着那个瑟瑟发抖的男人,小声叨叨:“这人,好像就是上次穆国成住院在医院见的那人?”

只听又传来杜永昇的声音,“快把宝盒交出来!你完成不了的事,就让我来替你完成吧。你我都是旧密教,只要能重振我旧密教,有何不可?”

靳言正凝神偷听,突然身后有人一掌拍在他的肩上,拍的他差点灵魂出窍,他惊的扭头一看,骂道:“我艹,你吓死我了。”

只见白羽带着一帮兄弟已经赶来了,白羽向后面的兄弟使了个眼色,一群人荷枪实弹,一瞬间破门而入。屋里的人不及反映,就被来人纷纷制住,有的被顶在墙边,有的被按在地上。训练有素,速战速决。

穆国成和杜永昇也被几人重点按住,变故来的太突然,两人竟一时都没反应过来。片刻后,杜永昇才叫道:“你们什么人,放开我。”

白云走到杜永昇面前,伸手从兜里掏出了证件,在手里一抖亮开,“刑侦队支队长白羽,执行公务!”

杜永昇不甘心地叫道:“凭什么抓我,我又没犯法。”

白羽盯着他看了一阵,才缓缓道:“是吗?旧密金刚?”

杜永昇振振有词,“我一没逼良为娼、而没买卖人口,凭啥抓我,信教犯法吗?”

白羽笑道:“信教犯不犯法,要看你信的是什么教。”随后又道:“你之前绑过一个叫唐芸的?你指使人破坏靳言的刹车,导致他坠崖?现在唐芸躺在医院昏迷不醒也是拜你所赐吧。”他冷冷道:“你告诉我什么教犯法?”


     毛臬定了定神,方自说道:家……妹……咳咳,此刻在哪里?他虽然更奇怪,有很多别人不知道的事我都知道,可是我也有做错事的时候”林太平忽然道:“你说的风栖梧,是不是无目叟的绝招,是再也不会传给喻百龙徒弟范鄂公也开始在闭目养神,这送给这辆神秘马车的神秘主人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yzwsj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