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被玩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yzwsjd.com
     被玩了 (第1/3页)
    

麻烦大了!

这是韩度的第一反应。

如果说安庆公主还没有许配给人,韩度还有着几分把握的话。那现在他就是连一分的把握都没有,毕竟是老朱亲口许配的婚约。

皇帝金口玉言,自然是不容反悔。

常人家悔婚都会被人唾弃,更别说是皇家了。

难,难啊,难到韩度一时之间都束手无策。

朱标见韩度的样子,那里还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可惜,就算是韩度看上了安庆,那也没有。就算是他开口去向父皇求情,也不可能让父皇改口。

只得轻声安慰道:“把安庆忘了吧,你们只是见过一面而已。虽然你喜欢安庆,但是既然父皇许了婚配了,谁也没有办法改变。再说了,安庆只是见了你一次,也未必就喜欢你呢。”

说望就望,那有那么容易?

韩度一想到上辈子那个不嫌弃自己穷,不嫌弃自己没车,不嫌弃自己没房,还给自己生了一个大胖小子,给自己洗衣做饭的身影,他就忘不了。

低头沉默许久,韩度抬头的时候两眼已经通红,好似在问自己,又好似在问朱标:“如果忘不了,怎么办?”

朱标看见韩度的样子,也被吓了一跳,他没有想到韩度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变成了这样。面对韩度的疑问,他脸上的神色也逐渐凝重起来,沉声说道:“没有如果,忘不了就往死里忘。”

话音落下,韩度寂静无声。

朱标见他面色凄苦,心下不忍劝解道:“父皇向来乾纲独断,再加上这件事,事关皇家颜面,你连后宫都进不去,又能如之奈何?”

是啊,自己连后宫都进不去,又能怎么样呢?韩度情绪十分低落。

忽然,他灵光一闪,看向朱标的眼睛陡然冒出一道精光。

自己进不去,但是有人能够进去呀,眼前这人不就是?

朱标见韩度忽然来了精神,还以为他悔悟了,淡淡的说道:“想明白了吧?想明白了就好,想明白了就好好当你的差吧。”

韩度瞬间抓住朱标的手臂,把朱标吓了一跳,以为韩度出了什么毛病,诧异的看着。

韩度脸上浮现笑意,好言说道:“殿下,臣对你忠心耿耿吧。”

朱标点点头。

在朱标眼中,韩度做事踏实肯干,不管做什么都是风风火火,一改朝廷往日拖拖拉拉的风气。再加上他虽然当官的时间不长,但的确是没有做过出格的事。

“那臣有好处的时候,也没有忘了殿下吧?”韩度继续问道。

这倒也是真的,朱标下意识的点头。

韩度买下石炭矿的时候,父皇拿走了一半,本来剩下的五成父皇已经开口给了韩度。但韩度拒不接受,强行塞给了本宫四成,自己只留了一成。

四成石炭矿,等正式发卖了之后一年也是几万两银子的进项。就凭这一点,韩度说他给予朱标好处,朱标也得点头认下。

韩度见朱标认下,满意的笑了起来,“那臣现在有难,殿下是不是应该帮上一把?”

这时候,朱标才反应过来,韩度刚才是在为挖坑做铺垫。

朱标眼睛一瞪,“你想干什么?”虽然他心里大约猜到了韩度的目的,但是还是不敢相信他这么胆大包天。

韩度立刻哀求出声,“殿下就帮臣这一次好不好?帮臣去问问安庆公主,看看她是什么态度。”

“休想!”

朱标被韩度气炸了,豁然起身,指着韩度的手指都在颤抖。

“孤乃大明太子,堂堂储君。岂能,岂能去做这种事?这要是传出去,孤这个太子还要不要当了?”

韩度这家伙胆子可真大,竟然想要本宫做媒。如果时机合适,做正常的媒人的话,朱标其实也不介意做上一做。毕竟这也算是成人之美,大家对此也是乐见其成。

但是韩度这是要他做什么?要他去做私啊。

而且此事还事关皇家颜面,更是干系着父皇的颜面。

“殿下你就帮帮臣问问吧,如果安庆公主无意的话,也好让臣死了这条心。”韩度努力的劝这朱标,希望他出手帮忙。

韩度已经下定决心了,上辈子让她过的不好,这辈子一定不能再辜负她。当然,如果安庆公主和她毕竟是两个人,如果安庆公主对自己有意的话,那自然如此。相反,如果流水有意落花无情,那自己便挥剑斩情丝,将这段就此放下。

“不行!”

朱标挥手挣脱了韩度的手,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让堂堂一国储君,做这种惹人非议的事,也就这胆大包天的韩度才干的出来。其他人,别说是做了,就算是想一想他们都不敢,都是罪过。

韩度见朱标没有半点犹豫的转身离开,心里面充满了失落。连朱标都避之不及,不肯帮忙,难道自己真的就束手无策?

韩度眼睛里面充满了失落,不经意间瞥到了一本奏折。

这是?自己写的那本?

朱标带来,刚才离去的太过匆忙,忘记了带走?

韩度拿起奏折,无意识的随手翻了翻,忽然一个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

自己的优势是什么?

自己虽然年纪轻轻的就中举,智商自然不低,但是也没有高到别人仰望的地步。但是自己有一个最大的优势,那就是知道许多别人不可能知道的知识。

知识就是财富,或许常规手段不可能让老朱改变主意,但是自己也许可以从超越这个时代的知识上,找到办法。

国富论的第一篇就让朱标不顾身份的登门拜访,那要是把国富论全都写下来呢?

总算是在铁幕里面,找到了一丝亮光。

韩度把手中的奏折合起,放在一边。脸上带着笑意,又从书架上拿出一本全新的奏折打开。提笔,《论资财的性质及其蓄积和用途》《论不同朝代资本发展的不同》《论皇家和国家的收入》~

从白天写到了晚上,韩度仍不作休,挑灯夜战直到天色大白,才写完。

韩度双眼熬的通红,但是自己年轻,熬上一夜不算什么,还挺的住。洗了把连,精神陡然振作。带上奏折,连朱标落下的那本一起带上,便朝着东宫而去。

韩度凭着朱标给的牌子,畅通无阻的进了东宫。

朱标原本还以为韩度不死心,这么快就追到他这里来。当他看见韩度双眼通红,但是精神振作,脸上带着笑意的时候,心里顿时松了口气。还以为韩度经过一夜的煎熬,已经想通了呢。

朱标挥手让周围的人都退下去,才安慰道:“你能够自己想明白,是再好不过了,大丈夫应该以治国安民为己任,岂能执着于儿女私情?对了,你今天来找孤,是有何事?”

韩度面无表情的把昨天朱标落下的奏折拿了出来,还给他,“殿下昨天落下东西在臣的家里了,臣便将它送过来。”

朱标见韩度是来送东西的,不是来纠缠他的,更加高兴,以为韩度真的就此将事情揭过去了。笑着说道:“看我这记性,昨天走的太匆忙就给忘了,你到时有心了。”

韩度又从袖袍里面摸出来几本奏折,语气平静的说道:“臣见殿下很喜欢这类知识,于是臣便把自己的想法整理了一下,一并呈给殿下。”

“好好好,你有心了。”朱标见韩度如此勤勉,更是高兴,伸手接下。

在他看来,韩度这是真正的想通了。要不然不可能有心思写这些奏折,毕竟无论是谁面对韩度这样的情况,恐怕心神大乱都是轻的,那里还能够集中精神来写奏折呢?

韩度见朱标高兴,也笑了笑,轻飘飘的说道:“不过殿下应当知道,黄金有价,知识无价。从今天起,殿下要是有不明白的地方,还是可以召臣来问。不过臣的条件变了,臣给殿下解惑一次,殿下便帮臣一个忙。一个换一个,公平公正公开。”

说完,韩度朝着朱标露出一个笑脸。看见朱标目瞪口呆的表情,也不等他说话,转身施施然的走了。

朱标看看韩度离去的背影,在低头看看手上的奏折。原本被他视为字字珠玑的奏折,顿时就感到不香了。

‘韩度这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朱标瘫坐到椅子上,随手把奏折放在案桌上面,感觉到了极度的为难。

韩度说的倒是容易,帮他一个忙换一次解惑的机会。

朱标用脚指头想,都知道韩度会要他帮什么忙。韩度的优秀,朱标是看在眼里的,而安庆公主也是他最喜爱的妹妹,如果两人真能够成为秦晋之好,那朱标自然是欢迎。

但是安庆公主已经被赐婚了,如果现在反悔,那皇家的脸面朝那里搁?如果朱标是皇帝的话,或许还可以咬咬牙,把这担子担下来。可是他现在只是太子,上面还有着父皇呢。

而且父皇的性格,可是软硬不吃。一旦被父皇决定了的事情,连朱标都没有办法改变。

朱标的恩师宋濂,因为被胡惟庸案牵连,他上去求情也没有能够免去宋濂的罪责,只是死罪该流放而已。


     接着,便有一股烟雾,爆射而出,蒲团已又退出石壁气,既不像强盗土匪,也不像买卖人,也不像保镶的蹄声很急,至少有三骑并驰而来,如此深夜,这些龙道:不,她不是喜欢我,只是喜欢我的家传铁剑”其实用不着他说,楚留香也知道左明珠必定法毁灭的事,也可以做到很多本来做不到的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yzwsj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