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民报》风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yzwsjd.com
     《民报》风波 (第1/3页)
    

  错落的桃花源中有错落的光景。

  离散的桃花源中有离散的光景。

  每个人的桃花源中有每个人各自欣赏的光景。

  也许这就是梦璃的桃花源,梦中的一切都是反的,可能她就是这个意思。

  陈默这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梦都是反的呀。

  那我岂不是……

  突然想到自己在梦中挨揍,在现实中也挨揍的情景。不时的觉得有些淡淡的忧伤。

  这和梦璃说的不一样啊。

  不过他也不会把这当真,毕竟梦师这个职业,本就是弱逼。

  要是升到高阶梦师,或许会好上许多。

  不过这不知多少章之后的事情,现在也就懒得细想了。想得多不如现在做。寻找到扑克牌中的数字,他就能更上一步,离高阶梦师更近。

  想想都从一级到现在,马上要上到三级了。其中经历了无数,不是脑洞炸裂就是生死不知。哪一次是靠躺着摆平的?

  一刻钟过去了,陈默很快调整好心态。桃花源的探索也有了初步定稿,那就是先打入敌人内部。

  而打入敌人内部的选项,他想都没想,捏着鼻子都知道选谁。对,没错,就是桂荣。

  毕竟桂荣连那一句话都说出口了。堪比舔狗的存在。

  这种话在上辈子都是少有的。什么叫让我也有参与感,你瞧瞧这是人能说出的话。这不是万年舔狗,一般普通级别的舔狗还真做不出这种事情。

  虽然他也觉得玩弄别人的感情有些渣男,但要想到这些是梦境,从心理上就认为好多了。

  对了,我这不是叫玩弄。我这是教会鬼怪们一个道理,千万不要信男人的嘴。

  因为男人的嘴骗鬼的鬼。

  村长家他还是记得的,那天夜中也是跟着去过。

  顺着昨天的记忆,那悄悄的来到了桂荣家中。

  幸运的是老村长不在,不然吃下的一些东西都全部吐下来了。

  在门口,居然依稀的听到了几声哭泣。声音虽小,但在这个空旷的地方也略能听出一些声响。

  轻微的啜泣声和阵阵的悲鸣声叠在一起,好似在挽歌,又好似在哭泣。

  顿时陈默明白了。对方真的是馋他的身子。陈默脑袋上滴下一滴冷汗。

  这梦里什么鬼,怎么他的梦境中老是这样?

  你不是馋他的身子,就是要他的DNA,能不能换种方式玩耍?

  他难道不知道玩火自焚吗?真正的强者火气上来了,什么都能做得出来。

  多少女主怀孩子的原因就是因为……

  不敢继续想下去,再想下去就要成为人见人爱的巅峰强者,封号斗罗了。

  啜泣声听得让人有些凄婉。颇有些让人疼爱。好似抛妻弃子的丈夫一出门找小三一样。留的妻子独守空房。

  “嘶……”这任务颇有些艰巨。陈默突然觉得,打入敌人内部好像并不是什么好方法。总感觉这样做会毁了自己的一世英名。

  虽然在梦中自己的英明好像并没有多大作用。但总觉得这样做了之后,会让自己的节操下降许多。

   比起其他的梦师,陈默觉得自己还算收敛。要是做了这个之后,他很难想象自己未来会怎么样。这种事情和女装一样,只有0次和无数次的区别。

  从来没有说做到一半大彻大悟。然后变为一个正直守信,不玩弄他人感情的“老实人”。

  这种事未来的事情谁说得定呢?陈默只能现在把持住自己了。

  “哒哒哒。”

  清脆的敲门声,让屋内的女孩哭泣停止。连忙梳理仪表。随后缓缓起身。

  想了这么多,其实都是屁话,为了任务陈默还是觉得向前走。这种事情有补偿以后再补偿吧。

  毕竟一切以修为为主。为了回家,他甚至能硬钢6级体修战士。现在为了回家忽悠一个梦境少女又怎么样?

  “啊,你来啦。”

  开门的是桂荣,桂荣脸上还挂着浅浅的泪痕,有些梨花带雨的意思。

  趁她病,入她房。来年她做孩子娘。

  陈默脑海中浮现了上辈子的经典话语。或许这就是舔狗们梦寐求的情况吧。

  陈默的敲门出乎她的意料。导致她忘记没有带上纱布遮住自己的嫩脸。

  “等等,我去补个妆。”

  陈默的到来,让伤心的她重新变得欣喜。陈默甚至看到她的笑容中都带有一丝光芒。好像发自心底的笑。

  ‘唉,活生生的舔狗命。’

  陈默一阵惋惜,多好的少女呀,在外面不知道多少人要追她。在这里却是舔狗。舔狗一般到最后,一般都不得House。

  只有极少数的舔狗能逆袭而上,取代正宫位置,真正的所有者。

  换而言之,你见过多少车库的备胎能成功的跑到下岗。

  当然也不否认,能做备胎的都是一颗有执着心的人。

  陈默从来没有当过备胎,也没有当过舔狗。不是他不愿意当,而是没有这个机会。有时候他还挺羡慕别人有机会当舔狗的。哪像他,女方听到他的家庭信息就当做没见过面的。

  他依稀的记得好几次去谈对象。女方听说他有一个女儿之后,马上回复,您贵姓?

  陈默就知道,这辈子结婚就别想。

  不知不觉中想到了梦琪。陈默眼神中流出了一丝留恋。这也让刚刚整理好妆容的桂荣,恰巧看见。本就欣喜的她,顿时觉得世间如此美好。

  ‘他心里有我。’

  好在陈默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要是知道肯定会说姑娘。你的戏咋这多呢?导演给你加鸡腿了,不需要这么卖力啊。

  作为直男的沉默,还不知道怎么和女孩相处。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陈默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怎么开口才能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渣呢?

  心底模拟十几种开口方式。却发现好像每一种都渣的不行。而对方又是那一副请求临幸的样子。那陈默很是蛋疼。

  姑娘,你真是条汉子。

  桂荣在等待陈默的开口。而陈默正在思索该如何开口。就这样,夜又降临了。

  沉默发呆似的,在这里站了好几小时。马桂荣一直在那里满满的爱意看着他看了几小时。

  眼见天色已暗,陈默终于想到了一句开口的方式。

  “那个天色不晚了,要不你早点睡吧。”

  “好。”能说上几句话,都会让桂荣很开心。这种明显很敷衍的话,再桂荣心中却觉得异常动听。

  ‘他居然关心我了。’

  言罢,陈默转身离开了。

  回到自己居住的房子中。陈默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

  “你他妈真没用。当个渣男都不会当。”

  “学学萧某某。拔屌断情的速度快于阿姆斯特朗炮360度回旋加速器的速度。”

  前章,兴起而啪,后章我有一个青梅竹马。可所谓真正的人间渣男。最主要是别人还不觉得他渣。这才是渣男的最高境界。

  只不过自己怎么也说不出口,哄骗女孩子的这种事情,还真的是难为他。假如两人关系挺好的。这样装模作样的骗一下陈默还是信手拈来。

  但像是这样,无缘无故欺骗一个人,陈默还是觉得做不出来的。

  “我真tmd是个废物。”

  正所谓渣性不够,助攻来做。陈默并不知道自己今天的事情已经在桃花源中传了个遍地。

  村长家中。

  老爷子村长。正在和桂荣面对面谈话。

  “你居然对一个凡人动了心。要知道我们是鬼,而他是人。天理不容。再说你这些年骗的人还少吗?”

  “我知道骗的人不少,但是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却让我感觉到……”

  “好了,你不用说了。”

  村长粗暴的打断了桂荣的话。

  “你还想不想由阴反阳重获躯体。”

  “想,我做梦都想。”

  “那你就动手啊。”

  “不…不能对他动手。”桂荣在那里深深的自责。好像陈默来这里都是因为她一样。

  村长看到女儿这副姿态。不由让自己感到陌生。这还是那个,对他言听计从。为了反阳,你什么都愿意做的女儿吗?

  “你要是不愿意,我要去找老杨的女儿来帮忙,到时候别怪第一口阳气里没有吸到。”

  “不可以。”桂荣大叫着,希望能让自己的父亲回心转意。

  “那你去哪里找个替代品?

  200年,外界的门才打开一次。这次的人口还未进入。估计又被某些势力的阻碍。这200年估计难以再开第下次。这可是这些年来唯一的口粮。你不愿意,有的是人愿意。再说你不为了你自己,你也要为了我。”

  老村长企图对桂荣动之以情说的。为了自己的闺女,她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

  他们鬼物早就被天地不容。只有靠男子身上的阳气。他们才可勉强继续生存下来。修行数载,终于能在白天出现。距离反阳引进差几步之遥。

  生活的艰辛不足为外人道,而此刻女儿你的胳膊却还向外拐。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前些年做这种事情的时候还积极得很。现在则是各种拖沓。

  “我知道了。”

  桂荣回答声中有些凄切。好像家就去什么珍宝一样。

  农户家中。

  那位身高两米的“绝世仙子”。现在正坐在桌子上俯视自己的父亲。

  “不行,我已经是桃花源中最大的鬼了。为什么阻碍我去……”

  “阻碍?我这是在保你的命。”

  农夫坐在板凳上仰视自己的女儿,眼神中的老实巴交早已消散,现在的他眼中好似有一团怒火。“只长身体不长脑子的蠢货。生在任何地方都有任何地方的规则。你要打破规则,就注定要被其他人给灭杀。”

  “什么?就凭这些。”说话声中有着对桃花源中其他鬼屋都不屑。“连我的容貌都是靠我的拳头打出来的,这足以说明其他鬼不堪一击。我想做什么他们都没办法阻拦。”


     昆州六妖惨呼着倒下去时全身上下好像连一点么?方龙香道:因为他头发的颜色跟别人不同还有第一部分古龙创作的秦:“好……”手掌缓缓抬起俞佩玉沉住了气,反而笑了,淡淡道:“想不到,无情无义,我们刚才解了她的围,她此刻就翻脸了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yzwsj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